【1202读书清单】活出生命的意义

    人都有向上之心,但在实践的人生中,沉沦似乎是不可避免的。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活在世界上,受的制约太多。我们都想只为自己而活,但是,又常常不可得。规范得遵循,游戏规则要遵守,责任得去尽,还要努力取得成就(在这个贫乏的时代,成就只不过是金钱的代名词,20世纪以降,一个重要的观照人的方式是看他能赚取多少数量的金钱,这实际已成为一种普遍的评价方式)。每个人都自觉的按照他人的眼光来过自己的人生,拿他人的意识衡量自我,而忘记了自己的本色人性和内心诉求。如果自己做不到这个社会所要求的,不用他者质问,自我就已经感到是一种犯罪。这种无理的罪恶感使得人都自觉的认同社会规则,并以此评价他人。对习惯于遵循规训生活的人来说,永远都不会有自由的一天,因为权力者的社会从来不缺乏规则,并且它还越来越多。假如遵循者突然自由了,他绝不会欢欣。他会感到自由于对他是一种巨大的束缚,正象《肖申克的救赎》里的那个老图书管理员,习惯了顺从和规律的生活,习惯了不自由(不自由意味着可以不作决定,不承担责任),一旦真正的自由到来,他反而不能适应,不知如何是好。

1  知道为什么而活-便能生存

2012年7月17日

    这只是一个极端,可是,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不都是卑微的活着吗?生存就是一切,规规矩矩的活着就是一切。我们仿佛生活在一个延绵几千年的骗局和谎言里,劳作,繁殖,忍耐,牺牲,然后死去,从未享受过生活的喜悦。人变成了生存的工具,成为生存延续自身的低价手段。对我们的大多数而言,存在不是为己的个体性存在,而是一种符号式的集体性存在。我们被淹没在人流中,迷失了自我的道路。这种时代早该结束了(在此时代,我们忍受,一再的忍受,以至造就了一种适应——这给了我们安慰和自信,适应的再继续又成就了一种习惯——这更给了我们巨大的生存策略,顺应习惯总是很容易的,何况习惯本身好像具有一种不言自明的合理性,习惯的再继续又会异化为传统——不但为我们提供了合情性和尊严,还给了我们骄傲的资本和活着的根。搞到最后,忍受被我们对卑鄙生存的强烈渴望变成了一件美丽的事情),虽然直到今天还没有结束。

   
在如今普遍能解决温饱的年代,物质生活更充足,人们活着不止于追求生存,而是追求怎么能活的更有意义,人活着如果有一种信念,知道活着的价值,那么会活的更有活力,更通透。


    应该培养起一种对自由的普遍热爱和渴求,否则,我们就注定要一再的被延宕,离地狱越近就是越远离天堂。虽然自由比奴役更美好,但也意味着更冒险:承载更多的牺牲,责任和人道的良知。但坚持的人总是迟早要得道的人,也许道路本身就不会是一马平川。否则,就肯定不是达至自我成就的道路,而是人生的陷阱。在风雨中历经磨练和考验,去真切的体会和经验,花朵才会在春天的原野自在的,欣喜的开放。人啊,生和死都那么偶然,存在是如此寒冷,我们是如此孤独和脆弱,你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的活着,作为自己,只为自我的实现和喜悦而活着。


人对意义的追寻会导致内心的紧张而非平衡。这种紧张恰恰是精神健康的重要前提,适当的压力和焦虑会让你的生活更有序更充实。

荒诞与反抗

我们每个人都是没有缘由的“抛掷”到这个世界之上,也可以说当我们产生自我意识的时候,注定了“我”与包括其他人在内的“世界”之间的一个紧张关系。“我”无法左右或命令其他人的思想、行动,“我”无法改变世界的现有秩序、面目,“我”不可遏止地会对这个已经存在的“世界”产生属于自己的想象,当我试图发出自己的声音,影响或改变他人或世界时,得到的注定是“不合我意”的沉默。

当“我”试图按照自己想象的生活方式去生活时,由于“我”你活在这个社会中,他人的思想、行动必然牵涉到牵绊到“我”的思想、行动,“我”不可避免地要适应或顺从这个秩序或规则。这种紧张的关系,在加缪看来就是“荒诞”。人注定放逐于“荒诞”之中。那么,这种荒诞的存在是否意味着“我”要自杀呢?

不,在加缪看来,荒诞不在“我”这一方,也不在“世界”一方,而是两者之间的唯一的本质的联系,身体上的自杀或精神上的自杀都是对这一“荒诞”的逃离或回避,都是懦夫的行为。

“否定荒诞赖以生存的对立面某一项,就是逃避荒诞。取消有意识的反抗,就是回避问题。……生存,就是使荒诞存活。使荒诞存活,首先是正视荒诞。荒诞只在人们与其疏远时才死亡。这样,唯一前后一致的哲学立场,就是反抗。所谓反抗,是指人与其自身的阴暗面永久的对抗。硬是要求办不到的透明。每时每刻责问世界。……反抗就是人对自身的始终如一的存在,不是憧憬,不是希望。”(引自加缪:《西西弗神话》)

“反抗将自身价值给予人生,贯穿人生的始末,恢复人生的伟大。对眼光开阔的人而言,最美的景观莫过于智力与超过人的现实之间的搏斗。”

抛弃希望,充实每一天的活着,用智力保持清醒地活着,看穿这个荒诞,不断感受生活,感受自己的自由,感受自己的勇气,感受自己的热情,感受自己的反抗,感受地越多越好,越充实越好。不要寄托于希望,感受存在本身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不是幸福,是真实,是存在感。

     红尘何处真知己,人生无聊才读书
    

3  生命的意义

责任的重负

“人是什么?”

关于这个问题,从不同角度有着不同的答案。我们在回答“人是什么?”这一问题时,总是希望找到一个内在于人的“质”的规定性,一种本质属性,以此来规定“人”是什么。

在萨特看来,人并没有一个内在化的本质,而是“存在先于本质”

在《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中,他如是说“人就是人。这不仅说他是自己认为的那样,而且也是他愿意成为的那样。人除了自己认为的那样以外,什么都不是。”

人之外的“存在之物”之所“是”都是人用语言来界定的,如山是“山”而非其他。而当人转向自身来规定“是”什么时,都是语言所难以把握的。

在萨特看来,人只能通过一生来展现或显现或表达“人是什么”,而没有一个先于“人”的规定性的本质。也因此,人是自由的。

自由意味着什么?首要的回答就是承担责任,自己承担起自己自由行动的责任。当“我”做完一件事,其后果是因为“我”的选择,我无法寻找借口或推脱责任,因为,那是“我”的自由的后果。

一个个体可以通过自己的一生,通过在世的行动来铸造自我,但与此同时,也铸造了“人”。可以说,每个人都在用一生的时间、一生的行动去规定“什么是人”。而“我”所铸造的“人的形象”必定是“我”认为“应当如此的人的形象”;也必定是“我”认为对“我”来说,是“好”的“人的形象”。

个体可以影响其他人,也受其他人的影响。“我”可以模仿别人的行动,别人也可以模仿“我”的行动,这是不可避免的。也因此,当“我”铸造自我、铸造“人”的时候,也在影响着其他人的铸造结果。那么,不可避免地,我对其他人有了责任。

借用萨特的原话,“如果存在先于本质,而且在模铸自己形象的同时我们要存在下去,那么这个形象就是对所有的人以及我们所处的整个时代都是适用的。我们的责任牵涉到整个人类。”

“当一个人对一件事情承担责任时,他完全意识到不但为自己的将来作了选择,而且通过这一行动同时成了为全人类作出抉择的立法者。”因此,“我”需要“永远扪心自问,如果人人都照你这样做,那将是什么情形。”(引自萨特:《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

在铸造自我的过程中,铸造“人”是每一个个体不可推卸的责任,而这一责任由于涉及到整个人类,显得如此重负。


   
我们常常会问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其实是生命向我们提出了问题,我们每个人必须通过对自己生命的理解来回答生命的提问。负责任是人类存在之本质。

附:

徐贲在《人以什么理由来记忆》一书中说道:

“只要我们仍然感觉自己生活在荒诞之中,只要我们仍然在真实绝迹的世界中继续追索真实,在理性被践踏的生活中继续坚持理性,在意义虚无的生活中继续探求意义,存在主义就仍然在描述我们的生存处境。

只要我们意识到人的追求、坚持和探求充满了不确定和偶然,只要我们把
未来的希望不是寄托在抽象的主义或原则,而是寄托于每个具体个人的思想、判断和责任,存在主义就仍然在提示我们如何积极生活。

存在主义思想家和作家之所以重要,也许并不是他们具体的哲学建树,而在于他们所身体力行的自由理念和希望。人们在生存世界中越是不自由,越是孤独无助,越是绝望彷徨,也就越能觉得这个理念和希望的可贵。”

4  寻找生命的意义

www.9778.com,    1  追求事业的成功。

    2  爱某种事物或某个人。

      3 忍受不可避免的苦难时采取的态度。

  5 
爱一个人是实现生命意义的一种方式,相信大部分做了父母的人都有这种体验,把培养孩子,教育好孩子当成了生命的意义之一。

  6 
忍受苦难是生命意义的一种方式。生活不会一帆风顺,有时甚至苦难重重,这时人能够将潜能发挥至极致,将个人厄运转化成人类之成就,就像【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的作者海伦凯勒一样。

  7  矛盾意向法

      1 正是恐惧导致所害怕事情的出现。

      2 过度渴望使其所希望的事情变得不可能。

  8 
人人都追求自由,而自由只是事物的一面,真理的一面。自由是生命消极的一面,责任才是生命积极的一面。如果人不能负责任的生活,自由只会堕落为放任。

  9 
人最终决定自己的命运。人是自己做出了屈服于环境和条件或挑战那些环境和条件的决定的。

10  乐观主义

      面对生活中的一切,仍然对生活说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