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游戏平台】情癫大圣

《情癫大圣》打着《大话西游》续集的名号,其实无论是情节还是角色都与后者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又把《西游记》开涮了一把。刘镇伟的每部电影都充满了奇思妙想,导演的天马行空总让人目瞪口呆,看《情癫大圣》的过程中,我就坐在那里默默喊了好几次“救命啊”,妖怪的现身、唐僧的羞涩、妖怪村童话般的风景、金箍棒的超强变形能力、正版岳美艳的梦中情人……导演的无厘头在如来的形象设计上达到了登峰造极。
刘镇伟五彩斑斓下的内核其实都是缠绵悱恻的爱情。《情癫大圣》比之《大话西游》的格局小了很多,但唐僧与美艳的爱情却绝不逊色于至尊宝与紫霞仙子,刘镇伟特别擅长把这种小感情演绎地百转千回,荡气回肠。其实我一直觉得在正本《西游记》中,要不是那个蝎子精不识时务瞎捣乱,唐僧老早被女儿国国王给上了。但能让唐僧为了爱人大闹天宫的肯定只有刘镇伟。
每个恋上一个人的人应该都如美艳那般傻吧,爱人跑了却还要自欺欺人的说:“啊,他真的去找我了,只是找错了方向。”为了帮他,不惜欺骗他,为他的一点点成功而傻傻地乐,心甘情愿为他砍柴、做饭、洗衣,直至用自己的生命为他扛下所有的罪孽。但美艳还是幸福的,在那个下雪天,唐僧把外衣披在她的身上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都成了值得的。就更不用提唐僧为了她大闹天宫,被打得奄奄一息,还挣扎着伸出三根手指,又一根根放下。话说回来,假使唐僧依旧无动于衷,美艳会怎样呢?应该还是会无怨无悔地守护着他吧,她应该从未考虑过什么值得不值得的问题,就算她明白了一切都是不值得的,她应该也说服不了自己不再为他而憔悴,在他因为误解而弃她而去的时刻,肯定还是会全然不顾自己去救他,又偷偷为他担起所有的过错。因为爱上了一个人,不管你爱上的是男是女,是神仙是妖怪,你都只会是一个傻瓜。

在这部电影中,最让我感动的是唐僧在漫漫黄沙中写下的那两句诗:“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每个人也许都会面对这样的人生两难,当面临不得不取舍的时候,又当如何呢?“世间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而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还好,虽然不能在一起,却明明相爱,因此,爱是无法舍弃的,连佛祖也不能。这个答案已经足够了。不必苛求什么了。

一个后现代包装下的前现代爱情故事,刘镇伟的招牌杀手锏。
大话西游之后的十年,是我们这代人由少年变成青年的十年,是我们一遍遍重看大话西游的时候由感动到感慨的十年。所以,在这个岁末,刘镇伟带给我们的不止是期盼,还有重温,不止是好奇,还有怀旧。带着回忆走进情癫大圣,这个电影本身变得无足轻重,更多的唏嘘是十年来电影特技的发展和我们的变化。任何事物进入时间,都会在不知不觉之间变得面目全非,这个无法反抗的事实让我们措手不及。
刘镇伟的爱情必定是悲剧。取经的三个人的身份就使任何爱情的发生具备了可能性,又使任何结合的可能性丧失。试想,三个正值血气方刚之年的雄性动物的组合,彼此除了打架拌嘴的乐趣之外没有任何乐趣,异性的出现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但是,这些人注定是要成大业,成佛成仙的,不能有女人一直长伴左右。至于,为什么玉皇大帝可以有女人,而手下的人都不可以有,这个问题是无法回答的,只能认为是小人物悲剧的天然条件。所以,紫霞只能死,美艳只能变成白马。
刘镇伟的爱情是超越的,彻底颠覆了西游记中的爱情观。西游记中几乎没有爱情,仅有的八戒和高老庄女儿的关系还是因为自己是猪而搁浅。大话西游中的爱情和情癫大圣中的爱情都不是人于人之间的爱情,前者是猴和仙,猪和妖,后者是人和外星人。而且,因为赋予了妖和神一样的感情,所以嫉妒和阻碍也无处不在,感染和点化也无处不在,悟空的爱情由牛魔王一手葬送,三藏的爱情却由妖怪间接成全。
【云顶娱乐游戏平台】情癫大圣。刘镇伟的爱情是大笑后的那滴眼泪,是喧闹后的那刻宁静,是满不在乎的眼神后的那声听不见的叹息。大话西游在月光宝盒的极尽搞笑之能事之后,在仙履奇缘中尘埃落定地展开至尊宝和紫霞的恩怨纠缠。至尊宝推开紫霞的刹那,被紫霞发现从身上掉下手链的刹那,从夕阳武士身上回来的刹那……情癫大圣在令人炫目的战争场面之后,久石让的音乐袅袅响起,我们看三藏和美艳在世外桃源砍柴挑水,缝衣做饭。那一刻,距离永恒最近。
眼花缭乱之后我们各自有了自己的一份感动,足矣。

在春节来临之前,有这么一部有欢笑,有泪水,有梦想,有爱情的影片颠覆我们的想象力,真得谢谢技安导演。

欢迎光临:长剑不出鞘的博客页面:

在片子里,阿sa演活了一个丑陋无比,却喊着“我的丈夫是个和尚”的痴情小妖,后来岳美艳终于变成了美丽且法力高强的妖精,不知道圆了多少少女的灰姑娘梦想。而最后岳美艳变成了白马陪着唐僧去取经,让电影没有那么凌厉的伤感,有个温暖一点的结局,也总算是找了个不负如来不负卿的双全法。

我觉得,在《大话西游》中孙悟空是在爱中迷失,在不断地发现真爱;《情癫大圣》中,Mr.
Tang是在不断的舍弃中发现爱情。他舍弃了徒弟,舍弃了戒律,舍弃了尊严,舍弃了修行,舍弃了温文尔雅的道理,甚至于舍弃生命,最终见证了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情。他已经到了莎迟国了,眼看就要取到济世经书,但是,却不得不舍弃了自己的一切而乘着一团棉丝而飞到蜥蜴精的世界;他为了岳美艳舍弃了杀生戒律,他钻了红孩儿的奇臭无比的裤裆,他舍弃了求得真经的圣僧身份而到天庭为美艳说情,他终于奋起千钧棒而大闹天宫。唐僧的爱情道路走得挺被动,本来操持着普度众生的爱,终于发现还自己连爱还没有参透。说实在话,唐僧的爱情并没有让我感动。

情癫大圣的前半部分是无厘头的,莎车城的大型歌舞,师徒四人面对的妖怪竟然是机械昆虫,唐僧的以德服妖,丑陋无比的岳美艳说自己妖气凛然,正气不侵,处处极尽搞笑之能事,可是后半部分情绪急转直下,唐僧为了救自己的爱人而大闹天宫被打成重伤,满身是血却挣扎着伸出三根指头,看到这里,我也忍不住想问问玉帝,你自己有王母娘娘,为什么别人谈个恋爱就是触犯天条?我得承认,到这里我竟然被这么一部片子感动了。

唐僧、岳美艳两个情种,一个舍,一个求,把爱情演绎得如癫似狂。刘镇伟给他们安排的情癫世界是三个色彩分明的世界:黑色世界,那是树妖猖獗的地盘,邪恶而凶残;白色世界,天庭玉帝的堂口,冰冷冷的缺乏人性(刘镇伟对玉帝的那些御林军们弄了个日本武士似的造型,不知道是不是有所暗示);彩色世界,这才是一切爱恨情浓的背景色,是人性的世界。

看过情癫大圣以后,有朋友愤愤地说根本不如大话西游,其实何必非要拿这两部片子一起比较呢,我们虽然追求着经典,可是我们却不能容忍重复,抛开大话西游不谈,我倒觉得情癫大圣不错,俊男美女,情节流畅,画面清新,更重要的是它确实就是部搞笑片,而我看片子的时候确实笑得很开心。要说这部片子里我最喜欢的亮点该算是水墨画的南天门,简直是超酷,四大天王从灰黑明暗滚滚的云端冒出来,墨迹淋漓,像一滴浓墨滴入清水里,婉转蜿蜒,缓慢的散开,似无意却有意的幻化着各种形象,太佩服这片子的美术人员了。不过片子最后的那个硕大的如来佛祖,两个耳朵成晶体状实在是有点滑稽。

我看了两遍《情癫大圣》,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虽然周围早有人骂这部片子烂,俗,弱。反正我还挺喜欢看的。之所以能这样,就是我压根儿就没崇拜过白胖子刘镇伟,因此,《情癫大圣》也就没有辜负我什么希望。

情癫大圣上演的时候我在上海,每天下班路上经过一家影院,都能看到一张大幅的海报,是天使般的岳美艳张开翅膀的那张,天地一片白茫茫的雪,当时我还不知道这部片子的内容,但从海报看来,我猜测是一部深情款款的片子,不是说了吗?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两难的情意啊。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部无厘头的片子,而且是比肩大话西游的片子。大话西游对于我,是这样的,最早的时候我看了一遍,哈哈大笑以后没觉得怎么样,后来有人开始言必称大话了,我又看了一遍,果然有点意思,再后来,大话被奉为什么后现代解构主义经典作品的时候,我再一次看,真是经典啊。这倒也不能说我人云亦云,只是说明经典作品是值得一看再看,每次都有新感触的。

《大话西游》刚刚上映那功夫,无论是香港还是内地,都是票房惨淡,大家根本不买账。这是因为,大话的世界结结实实地把大家习惯的世界给颠覆了。我不记得在大话之前有人能将爱情表现得那么畅快淋漓。爱情,不论是喜剧还是悲剧,大都是缠绵柔美的,充满了原罪感的宗教压抑。而到了大话西游那里,“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这一问惊天动地,让大家一时之间没有缓过神来。所以,大话西游超越了那个时代的思维。而后,大话西游在大学校园里开始火起来,这把火经久不息。因为时代已经给了人勇敢去爱的机会。从那时起,这个世界已经在不经意间被
“大话”改造了。

不过,这个世界已经变了,彻底的变了。

 

这种改造实在彻底。造成的局面是,一个男生如果没有看过大话,没有被那“曾经有一份爱……”感动,那就几乎可以说没有泡妞的资格;一个女生如果没有看过大话,没有沉浸在紫霞那“五彩祥云”的梦境中过,那么也可以说是没有真正具备钓男孩的能力。因此,为了泡或被泡,大话不可不看,不可不背——大家背起来劲头十足,绝对超过“马哲”、“社论”。因此,从那时起,这个世界就开始被“大话一代”所占有。

情癫大圣:还好,在这世界上,爱依然无法舍弃

老实讲,我认为《情癫大圣》比不上当年的《大话西游》。这并不意味着刘镇伟退步了,也不意味着刘胖子这回没有下真功夫,恰恰相反,刘镇伟还是那个鬼才,这回也卖了老命,据说最后还因为花光了最后的铜板而不得不在如来佛祖形象上大打折扣。那种绚烂的色彩,依然恶搞的台词,杂七杂八凑在一起的各种形象元素,电游效果,星战场面……等等,都在证明着刘镇伟不老。

与《大话西游》的紫霞仙子相比,《情癫大圣》中的小丑女岳美艳却非常动人。这个外表丑陋的女孩没有那些清规戒律束缚,她好像一切都是捡来的:自己是被蜥蜴精捡的,自己的名字是从外星公主身上捡的,连她的“丈夫”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其实,在电影中,她真是个最主动的女孩,敢想敢爱,爱就爱得彻底,主动地去追求自己的爱。终于,她能自己把握命运了,她释放自己的美丽,舒展了自己的翅膀,拯救了自己的爱人,却又奉献自己的生命去给自己爱人顶罪。岳美艳,分明是超越美艳。

十几年过去了,刘镇伟带来了《情癫大圣》,依然是爱情,依然是没有结果的爱情。刘镇伟隔了这么多年,仿佛就是要给大家回答一个问题:如果爱真的加上一个一万年的期限又如何?这次,刘镇伟借着佛祖的口说:如果加个期限,比如由日出到日落,有期限就是有限的;“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有结果呢?不追求结果的爱就不会有尽头的一日……”一万年是个理想的境界,对于凡俗的人世来说,仅仅是个追求;日出到日落,虽然是短短的一天,却是人人都可以把握的。而每一次日出日落叠加,就构成了一个人的一生。如果能在每一次日出日落间,追求一个结果,得到一个结果,那么,爱也就没有白白流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