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游戏平台】资本博弈下的怪胎,提及张艺谋死没死的问题。

如果非要与同期上演的《罗曼蒂克消亡史》相比,那只能说是“存在就是合理的”。

影评仅属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4
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的价值观碰撞,在电影里其实体现的很明显,男主的雇佣兵设置,更是突出了个人利益为先的特质,只是他转化的过程,实在牵强。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凑足女主的戏份,强行让女主教他信任。在我看来,男主是上过战场的人,看到敌人的残酷,看到将士的英勇和牺牲,不如再让他看到每一个将士的牺牲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亲人,甚至看到同袍之义、性命相托,都比制造男女主之间莫名其妙的情愫来得合理自然。
当然,我不得不承认,英雄美人是世人乐见的套路,只是这个美人套路太深,深到成为男主与中国军团中,唯一的触点,仅次于他的雇佣兵伙伴。
为了成全好莱坞商业片的名声,牺牲了电影的长度;为了大场面的营造,又牺牲了故事的推进和情节的细化;为了流量演员的戏份,削减了演技派的出场,最后就成了我们看到的“千疮百孔”的故事和怎么看怎么尴尬的演技。
张涵予说好的殿帅,只跑了几次马、喝了几碗酒就领了便当;
围着一圈铁打的汉子,莫名就要除了会英文没看出其他优势的景甜做老板;
鹿晗在厨房烧了两天火,就从胆小懦弱到英勇就义;
男女主只对看了几眼,离开的时候就要高墙送别,情丝绵长;
有的故事,一个半小时真的是讲不完的,明明需要讲清楚的事一定要留着当BUG,这种作死的精神值得瞻仰。
如果说故事的完整性还可以用时长不够来解释的话,那演技尴尬的锅真不知道让谁背了,其中演技最自然的居然是雇佣兵CP,相爱相杀最后还是要一起走。
不好意思吐槽年纪小的演员台词功底太差,后期可不可以用配音,一开口我都笑不出来了。
好几个颜好条顺的年轻演员,一定要让鹿晗担当大任,就算他最后壮烈牺牲让人泪目,那也是场景之功,是剧情设计的作用,与演技无关。
男主不知道是不是被女主感染了,两人一对戏就双双面瘫,你们是什么时候看上彼此的?
虽然觉得不错,但又觉得矛盾的观影体验,给我的感受是:对于观影者而言,提前降低预期其实是非常有用的营销方法,建议营销公司们可以试验一种死踩然后触底回升的营销方法,电影上市初期发软文花式负评,降低市场预期,之后通过各渠道赠票、团购等方式提高观影人数,形成没有那么烂的市场论调,最终票房收尾也不不会太差。
当然,这种方法风险太大,所以,我只是开个玩笑。
别当真,电影世界里,我们都只是路人~

幼稚设置:初级怪兽+入门级打怪片玩家
《长城》最初概念来自传奇影业CEO托马斯·图尔,2012年他和编剧马克斯·布鲁克斯先写了一个故事梗概。另外一个制片人乔·贾希尼和导演张艺谋从2013年10月到2014年3月,做出了第一稿剧本,第一稿剧本完成后,同年7月份美国导演托尼·吉尔罗伊写了第二稿剧本。最终张艺谋导演多次反复修改重要的环节,才完善剧本。
简单总结一下这部电影,张导用惯常的某国山水大风景开场,让马特达蒙兄弟演了10分钟成龙版的《上海正午》,换来中国鲜肉演员们众星捧月捧出唯一一朵蓝花景甜在长城上华丽登场后,又拍了20分钟张涵予版《水浒传》宋江摆酷,随后是30分钟dota花式防守,间或由宇宙第一大美女景甜秀了20分钟的脸和胸…甲,其中景甜还跟马特达蒙演了一段《泰坦尼克号》——肉丝杰克船尾环抱飞天的镜头,剧情的高潮部分是一众小鲜肉加上刘德华贡献了15分钟小鲜肉版的《死神来了》,然后景甜带着男主打了一段魔兽的boss,全剧就一片祥和地结束了…..
一部花式打怪片,非得要傍上中国传说的大腿,还要带上一班只懂耍酷扮帅及负责被秒的男鲜肉,捧出女主的灿若兰花和外国的硬汉,于是只能搬出《搜神记》里以没脑子著称的饕餮做怪兽,以及一个用禁军守长城的昏庸王朝。(禁军一般指中国文化中保护皇帝、皇城的直系部队)
看得出张导在琢磨剧本的时候花了很大功夫在自圆其说上,比如一开始就说明关于长城的传说很多,这只是其中一个;比如怪物是上苍对商纣王的惩罚,像陨石一样落地,每60年要出来一次;比如饕餮变得有脑子了是因为有一只牛气轰轰的兽王——可她,对,兽王不是他而是她,虽然长得很威武,能生出亿万只怪兽,却衣食不能自理……
稍等,看到这里,你也许会恍然大悟,这是一部史诗级的怀旧巨作,致敬的是好莱坞1997年11月上映的科幻巨制《星河舰队》,不论是剧中怪兽的攻防设计还是母兽枢纽的设置,都和当年的这部打怪片始祖如出一辙。
但如果真是照那部片来“抄”的话,加上20年特技的突飞猛进,即便没有演员的演技,这部戏也应该值回票价了。可恕读娱君直言,饕餮的外形设计不外乎是投胎时脸先着地的速龙,尾巴截短,换上霸王龙的短小前肢,扑击的动作、心机十足的小眼神,连嘶吼声都和《侏罗纪公园》里的经典反派一模一样;拱卫饕餮女皇的护卫则是护板长成了扇形的三角龙,但除了护板有防护功能外,连嘶吼声都被摘掉了,弱得可怜;饕餮之间靠声波震动传递讯息的设置还算有点科学道理,可一块外国来的磁铁就降服了指南针发明国的史前怪兽,而泱泱天朝却连这点常识都没有,这这这也太无厘头了吧……
《星河舰队》里的怪兽分了空军、步兵、高射炮、掘地部队等多重设置,而张艺谋的《长城》里,饕餮兵种变得单一化,即便进化出加上挖地道这一技能都用了2000多年,这样的打怪片,什么样的观众会给出一百个赞呢?
做作剧情:蹦极打(wei)怪(shi)+虚有其表的长城
从整体上看,《长城》是一部非~常张艺谋的电影,人海战术、全景视觉、雄奇的中国景观、秦腔、美女打花式大鼓、大红大绿的饱和色系等典型的张艺谋元素充斥着整部电影,金碧辉煌的宫殿、万箭齐发的长城,大批战士以方阵形式出现并瞬间被秒所呈现的仪式感,让人随时想起,嘿,这是部张艺谋的电影诶。
但,请注意这个“但”字,这也就是这部电影中你能找到的张艺谋的全部了。说张郎才尽未免太毒舌,但因张艺谋这三个字所带来的失望,足以贯穿影片始终。
且脱离编剧为影片定义的宋代这一历史,(有宋一代,四大发明早就齐了,炮也成了常规武器的一种,如果跟历史较劲,这片不用看了。)这部电影里没有纯粹的人类反派,好莱坞反派大师威廉·达福在其中也不过饰演了一个纯为了解释景甜和刘德华为什么会英语的小丑角。按照英雄片的设定,马特达蒙饰演欧洲雇佣兵扮演了救世主的角色——靠一块磁铁和虚无缥缈的箭法拯救了武装到牙齿的中国禁卫军。
真不知靠弓箭打下了大半个欧洲的成吉思汗看了此片会不会哭。
为了凸显中国军备的精良,张艺谋按熊、虎、鹰、鹿等的设置分配了部队角色,五军分穿不同颜色的盔甲,每位主演的服装都根据自身的性格特点,设计师在每位将领的服装上精心雕琢每只动物的造型,最复杂的一套服装需要18双手同时操作才得以穿上。
他也为这支传奇的中国军队准备好了一切,长枪大戟,强弓硬弩,隐身城墙的机关和投石机,火油,乃至超大版的诸葛连弩和城墙上支出去的大剪刀,甚至还有“喜庆祥和”的黑火药。
也许是为了凸显饕餮的可怕,张艺谋为这18双手同时操作才能穿得上的衣服选择的结局是一一被秒杀,刀剑无用,盾牌都挡不住饕餮的体重,火焰又敌不过饕餮数量多,忽高忽矮的长城上甚至出现了《僵尸世界大战》里那种饕餮叠罗汉上长城的场景。
一个非常让人看不明白的军种是景甜小姐的,手拿两根长矛,身上绑个长索套个圈,站出城墙去蹦极,一跃要到城墙底,不捅只饕餮或喂只饕餮就不回去了。就电影里看,还是喂饕餮的数量占了绝大多数,我的张导啊,三国演义里就有的擂木炮石你没听过吗?浇热油点炮仗你总也玩过吧?总不能为了蹦极拍出来好看,就非得来这么一出吧?
再回到已经被《长城》带没了的逻辑上,按理说,这么厉害的饕餮攻破长城是分分钟的事,但在主演们忽而文言文忽而英文的嘴里,这长城楞是几千年没被打下来。张涵予演的宋江,哦不,殿帅在剧中是负责说古文和扮帅的,可惜在十万禁军的拱卫下要去夜巡长城,莫名其妙的是,巡查途中长城上竟然出现了饕餮,还一来就来一对,前后夹击下,殿帅把手里的剑捅进了饕餮嘴里,然后就被压死了……
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饕餮的分量,啧啧……但是我们能不能回到逻辑上,统帅十万大军的殿帅带二三十人夜巡长城,城楼上不但一个人没有,还摆俩饕餮在那,导演不交代一句读娱君真会以为陪同巡查的景甜小姐通餮叛国了好吗!!!
到了这里,其实这部片子和长城就没什么关系了,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两只饕餮能爬上来精准行刺,其他也都是同根同源同母亲的种,怎么打长城还打了2000多年呢?
其实读娱君也理解,片子的剧情发展到这里,帅过头的张涵予要为景甜姐姐让出主角光环了,但是你可以病死战死窝囊死,为了剧情需要而罔顾逻辑地让主帅被一只怪兽压死,这….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精明生意:中外先后宣发+游戏同期开发
“好莱坞的怪兽电影,其实总结起来就是四句话:怪兽出现,威胁人类生命安全;英雄出现,赢了。”张艺谋在面对媒体时层如此总结好莱坞打怪类型片的规律。在他看来,“套路”限制了他讲故事的能力。
但即便《长城》在讲故事上已扑街到底,说到做生意,张艺谋和其发行方之一——传奇影业背后金主万达的力捧仍不可小觑。
12月15日,在宣传中声称将于16日上映的万达国际巨制《长城》由点映升级为普遍上映,错开了与《罗曼蒂克消亡史》正面交锋的尴尬,而后者正是华谊兄弟有意提档与万达正面PK的战书。
避开正面交锋,提前5小时“开画”,甚至在部分院线推出了半价以上的高额度优惠,《长城》以这五小时的先机先下一城。截止12月16日15:19,该片票房已高达7989万,取得了开门红。
从目前的排片情况来看,背靠庞大的万达院线,16日,《长城》在全国电影院的排片场次占比为55.48%,到12月17日排片率依旧高达54.1%。而《罗曼蒂克消亡史》16日和17日两天的排片率分别为22.21%和23.76%。
此外,在发行渠道上,投资1.7亿美元的《长城》走的是全球发行这条新路,即便国内票房不能撑起大局,万达依然能指望该片能够博回北美市场,正如张艺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给自己留的后路:这是一部标准的符合好莱坞工业流程标准的大片,第一次向全球讲述中国故事。
而万达如此看重这部《长城》,除了和华谊兄弟的意气之争外,还有资本上的双重考虑。《长城》一片中,传奇影业占比最高,达到了占比50%。早在今年1月,万达集团耗资35亿美元收购了传奇影业,欲将传奇影业注入A股上市公司万达院线。但因传奇影业在被收购前两年连续扑街(分别亏损36.3和22.4亿元),万达院线的收购在今年8月中止,急需一部翻身之作来证明其盈利的稳定性。
综合各类因素看,尽管评论一片扑街声,但在万达的拼死保驾下,凭借压倒性的优势《长城》的票房仍将有望持续发力。
值得一提的一个细节是,随着电影《长城》在全国院线火热上映,同名电影IP游戏《长城OL》也于12月16日10时上线,其游戏首页中,张艺谋的形象被摆在了显眼的位置。
云顶娱乐游戏平台,获得电影授权的《长城OL》由墨麟集团自主研发,历时两年、投入高达八位数,全面延承张艺谋电影世界观,在还原剧情基础上进行拓展再创作。尽管游戏运作的前景尚未能明确,但张艺谋将电影同名IP全面开发的路线已经渐渐清晰,这也是一种新型商业路线的尝试。
将神秘的中国元素带出去,这个擦边球影响着张艺谋对整部影片的布局,这是个永恒的命题,考虑市场的东西太多,必然带来内容上的粗制滥造,他也曾在面对质疑时坦言,“像这种类型的电影,坦率地说,它的成王败寇全部体现在它的商业成绩上。”
但这真的是外国人眼里的中国吗?主演马特·达蒙是这样评价的,《长城》是一部“爆米花电影”,“如果我是小孩子,我一定会很喜欢这部电影的。”
乐视躺枪
关于《长城》,还有一个幕后的小八卦,其生死成败,其实影响着另一个苦逼的业主——乐视网。2016年5月6日,乐视网宣布以98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00%股权,作为《长城》的出品方之一,乐视影业曾向母公司乐视网做出了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2亿元、7.3亿元、10.4亿元的业绩承诺。
在受到巨大期许的同时,乐视影业面临的却是中国电影票房整体下滑的窘境,加上其参与投资的影片只有《盗墓笔记》单片成绩较好,但乐视影业因参与度的影响,所分得利润不会太多。而乐视影业自身主导的《爵迹》却仅取得了3.83亿的票房成绩。
11月8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由于2016年国内电影市场环境发生较大变化,乐视网拟购买乐视影业100%股权的资产重组计划预计在2016年无法按时完成。
这里提醒一下,此刻乐视陷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资金链问题,虽说有几亿美金的融资,但却无法弥补即将要填的窟窿。
而戏剧性的是,时隔一月,乐视网又发布了重组预案。12月12日晚,乐视网又发布公告称,对于收购乐视影业的重组预案,“公司将在新的资产评估结果的基础上与交易对方重新协商本次重组的交易价格,重新召开董事会审议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一变再变,乐视在打什么算盘呢?——读娱君猜测了一番,或许也就这个最靠谱了:利用乐视影业的提振来带动乐视网,做大估值的同时对外宣布其成绩,从而再获得资本市场认可的能力,从而再次为乐视融资、补血。
但是,这一切都取决于《长城》,一旦票房破局成功,乐视影业对赌5.2亿元的盈利承诺将顺利完成,乐视网也可破局。但一旦失败,获奖加大乐视网的股价下滑(近5个月其在股市的超大跌幅(超过1/3)。在这一层面说,《长城》的票房是否争胜,将直接影响乐视网的命运。
同时,其也决定着乐视短期能否再起。

“场面好大。”当长城上乌泱泱的军队列阵,鼓声响起,她说。
(我的旁白:嗯,场面能不大吗,人称奥运会开幕式)

上映三天4.5亿,45%的排片量,就万达而言,一天15场次,是不是有点夸张。这让我想起了前段时间微博上王思聪和冯小刚的撕逼大战,缘起《我不是潘金莲》的排片量问题,王思聪怒怼《我不是潘金莲》不是好片,难道思聪认为《长城》是好片了?说白了还不是利益关系。
《长城》票房高,除了超多场次的排片,还有一个关键点,几乎没有同期竞争的强势片,本来十分看好的《罗曼蒂克消亡史》票房一片惨淡。

3
在我极其有限的电影知识中,好莱坞电影已经成为了一种电影类型,工业化的、流水线式的产业模式,《长城》应该归为这一类。
剧本是外国人写的、投资方也是外国人、主角是外国人,将来必然还会在国外发行上映,设想从外国人的眼光来看,这会是一部不错的猎奇电影,有古老中国的长城、大场面、有怪兽、有不明觉厉的秦腔,在场面的调度和塑造上,确实无出其右。
这算是一个小的试水,隐约记得在采访中看到,张艺谋说要迈出第一步的人,尽管会被骂,东方的背景套上西方的故事,烩成一道西方人会喜欢的中式大餐。
扪心自问,我也不知道中国人喜欢的中国风是什么样的,我相信,没有哪个导演敢说信心满满的说出“电影里有全中国人心中的中国。”
这一点或许应该高兴,国家之大,大部分个体已经学会独立思考,有了自己的意志。而对于外国人而言,中国只是一个遥远的符号,弄不好还是梳着大辫子的清朝人,所谓的“走出去”需要这样碎片化的拼凑和整理,渗入他们的意识:哦!中国是这样的!
外国人选择了长城、选择了饕餮、选择了打怪,电影操作过程中的资本斗争、利益博弈我们无从知晓,单从电影来看,因为没有比照对象,所以暂定它是及格线。无论未来谁再做这样的尝试,《长城》便是基准线。
如果拆分来看,电影的场景构造与情节推进几乎是评价的两级,一面觉得场面宏大,一面对着情节一脸懵逼。
对于很少看好莱坞大片的我,在荧幕里,看到跑马的长城、扑面而来的饕餮、寥寥升起的孔明灯、雄壮的秦腔,我是很开心的,或许,我真是太容易满足了。
更何况,电影里,还有将士面对饕餮,毫不犹豫的往下冲的画面,这种保家卫国的情怀。

比如某某的粉,就在数这明星在电影露脸的次数,计算着有没有特写镜头。

如果你是为了张艺谋,还是算了吧

2
2016年的最后一天,我去看了长城,它几乎是这场风波的起点。
午夜场,看完出来时针快要划过12点,2017在我睡觉之前来临了。
还不错,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烂嘛!几个人的评价大抵如此。
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看之前本来是想验证一下的,踩长城几乎成了一种路线正确。
12月看了两场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和《长城》,这或许说明,我不是一个正经人,喜好难以揣测。
前者当然很不错,两个多小时也没有让我太跳戏;后者因为预期太低,也能到不错的水准,一定要拿两者来比的话,我只能说:滚!根本就不是一样东西。
归类很重要,这确定了比较对象,决定了所处的位置。
那些会对《长城》失望的人,应该是陷进了“国师”的怪圈,被画面炫的眼花缭乱的时候,我在想,他们为什么不满意,是孔明灯不够壮观、还是长城不够雄伟?
张艺谋的电影,我看的不多,但对于我而言,影响电影的诸多元素中,导演只是很小的一个,就像我很喜欢《刺客聂隐娘》,对侯孝贤却没有任何膜拜或瞻仰的情愫。
人的要求只会越来越高的,譬如厚重多彩的颜色运用,在《金陵十三钗》里是美,在这里就是重复自己、没有新意;譬如战前击鼓,在奥运会开幕式是体现了大国风范,在这里就是陈旧无味……人哪!
我们固然可以要求张艺谋的每一件作品都新意频出,但张艺谋是一个人,不是设置好的程式,我们将他捧上“国师”之位,就算现在后悔了,也不能翻脸无情吧!
当然,如前所述,他以大众的关注获益,要求大众不要关注缺点、不要期待进步,也是打脸。那些给予负评的人,大部分是对“国师”张艺谋痛心疾首。
张艺谋不能要求公平,但《长城》需要。

“喔哟,这么多怪兽。”当饕餮如潮水般涌出,她惊叫。
(我的旁白:那是花1.5亿造出来的小怪兽)

周末,当你们还在奋战四六级的时候,我去看了这部张导所谓“颠覆想象”的魔幻巨制。官方定义类型剧情、动作、奇幻,这让人有些哭笑不得,一个来中国偷黑火药的雇佣兵被中国五色军感动与之一起打怪兽的故事怎么就奇幻冒险有意思了?歪果仁的脑洞确实大。魔幻二字不能随便用,真正称得上魔幻巨制的,应该说《魔戒》系列和《霍比特人》。
豆瓣上我给了两分,一分给特效,毕竟花了大价钱;一分给群演,拍戏真的很累。很多影评人都在骂张艺谋,其实我觉得这锅不能全让张艺谋一个人背,客观上这应该算好莱坞产品,毕竟除了导演和几个中国演员,编剧以及制作团队全是外国人。只是当他们有个这个剧本想拍一部有中国风的魔幻片,想找一个擅长中国风又能驾驭1.5亿美金投资和上千人制作团队的中国大导演时,刚好张艺谋就是最好人选。
这不能跟张艺谋之前的电影对比的,那时是一个有文化的中国人在讲中国人的故事,这次是不了解中国文化的外国人在讲中国人听不懂的故事,吃吃爆米花,乐一乐,较真你就输了。

1
风波好像已经过去了。
负面影评究竟会不会伤害中国电影的发展?这个话题太大,私以为,所谓整体行业的发展,也是只有在盘子够大之后,才能容下更多不同类型的产品,进而推动质量的夯实。就像你无法要求喜欢看《小时代》的人,去看《罗曼蒂克消亡史》,多元化的需求催生多层次的产品,广阔的市场给予观众选择、留给多种电影生存空间。
对于行业而言,影评人只是浮萍,在资本面前,讲创作的尊严、讲内容的塑造、讲艺术的追求是十分困难的事情,没有一杆尺,划定影评人的任职资格。
对于每一个社会单元,一旦涉及利益,就会存在越抹越黑的可能,保持初衷很难。网络的多元和开放、媒体的扩大器作用,个体的声音很容易就被放大到全网皆知。但有些行业,既然要通过大众的注意力来盈利,又因为群众的眼睛发现了缺点并指出来而恼羞成怒就有点双标了,当然,涉及人身攻击的除外,键盘侠不论何时都应当被唾弃。
这场风波里,几方都把自己看的太重要。
大数据的背景下,个体的意见被平均,刨除阴谋论,就算是有水军破坏了游戏规则,那也是这个行业自作孽,因为行业本身是一个圈,水军的发端也在圈内。
影评人写一篇负面的影评,取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能够影响到多少人的决策呢?也许大家都习惯在找电影的时候,刷一刷评分,但买票的时候,还是会综合更多的因素。
大众并不总是习惯用脚投票,声音越大的人,其实心底越虚。

真是的。

如果你是为了看长城和怪兽,还是算了吧
电影题目长城,我们理所当然会觉得重点也在长城,当初张导接受采访的时候也说过,怪兽不是电影主角,长城才是,故事的核心是以一个全新的视角,去解答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建筑之一长城的建造之谜。然而,在电影中,我没有看到长城的建造之谜。
电影前半部分,有大量镜头向观众展示了长城宏伟壮观、绵延不绝、让外国人叹为观止的高大城墙,内部各种精巧机关的设置,中国人智慧结晶创造的各式先进武器。以及五色军依靠这雄伟建筑长城和成百上千万饕餮大军展开殊死搏斗的场面。但是,不要忘了,这是外国编剧笔下的长城,最后,怪兽战胜了长城,它们打了一个洞,骗过了长城驻守的将士,直捣帝都汴梁。
外国编剧笔下的饕餮,只是披着中国饕餮的外型,本质就是西方的怪兽,他们在和人类战斗之后积累经验,学会了偷袭、人海战术、声东击西,这是西方思维里会进化的生物,甚至它们传递讯息的方式都如此先进,兽王通过头上发射类似声波的方式传达信息指挥军队。怪兽会进化,然后我们古人没有如此快的进化速度,所以败得惨烈。
好莱坞式会进化的怪兽,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同样斥资1.5亿美金制作的《侏罗纪世界》(全球票房排行前三),动物要打败人类就要进化,而这种如此现在的生物硬要夹杂在中国宋朝这样时代背景里,确实很鬼扯,所以我说这是一个讲不好中国故事的外国编剧。
外国的剧本,传统中国风,无论张艺谋怎样费尽心思调配,依旧不搭。缺少剧情的《长城》没我们想象的“坚不可摧”。不是导演名气大,电影就会好看;不是特效做的好,电影就会好看;不是明星请得多,电影就会好看;关键还要看,故事讲的好不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winee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功成名就的张艺谋,选择《长城》,可谓稳健之举;

如果你是为了看明星,还是算了吧
景甜绝对女猪脚(背后金主确实强大)永恒的面瘫脸,蹩脚的演技,据说为了这部戏在美国训练了一年,然而,观众买账吗,感觉随便换个张三李四都不会演的差到哪去。
马特达蒙,男主,演技很好,但是放到这部神剧里有点尴尬,一直在跟景甜辩论人生观价值观,最后也没偷黑火药。
张涵予、刘德华、鹿晗,十分钟的戏份,都挂了。鹿晗是大赢家,编剧赋予这个角色黄继光一般的英雄使命,粉丝们为了鹿晗纷纷献上五分好评。
彭于晏、林更新、郑恺、黄轩、陈学冬、王俊凯,三分钟戏份,真的,王俊凯两个镜头,陈学冬只有一个镜头,全是打酱油去的,也不知道图了个啥。
如果你是为了你某个偶像想去看电影,我看你还是算了吧,他们不仅造型丑,镜头少,角色脑残尴尬的我都怕你粉转黑。
突然又想起来一部“群星荟萃”的神剧《封神传奇》,全是大咖,我就不明白了,明星们非要组团来拍烂片,是缺钱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熊江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如果你说票房高,还是算了吧

这年头,写影评居然也是压力山大呀。

初露锋芒的程耳,选择《罗曼蒂克消亡史》,则是剑走偏锋;

有朋友让我写写《长城》的观后感,一直没时间写。

说不好吧,小心乐视给你送上警告函。

比如某某公司的电影,就在看这公司如何营销电影,计算着人家的票房。

每个人的江湖地位,决定了他们的表现方式。

“好看”,当片尾“秦时明月汉时关”的音乐声响起,她果断的评价。
(我的旁白:这个就让人尴尬了,那么多影评人都说不好,你居然说好?)

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

因为手头上有篇稿子要写,再说,评说《长城》是左右为难。

更何况是一部外国人视角里的电影?

比如某某导演,就在算着导演有着多少美元的收入,又有多少进帐?

那就说说一位吃瓜观众的反应吧。

如果不去计较影片的场外因素,把它当作一部外国人投资、中国人参与的合拍片来看,也许,你会发现《长城》并不像某些影评人说的那样只值一星,起码是部故事流畅、场面华丽、特效逼真的魔幻片。

什么时候,我们看电影,不再是看电影本身,而总是掺杂着许多银幕外的因素。

“哎哟。”她把头一偏,好象在躲避什么,嗯,那是男主角在放箭,箭头迎面而来。
(我的旁白:那是3D的效果,又不是真的……)

“看上去好刺激。”绿衣女兵开始从空中俯冲,迎击饕餮。
(我的旁白:看上去挺美,又杀不死怪兽,好象跳水与杂技呀)

这位吃瓜观众平时也爱看电影,不过从来不看娱乐版,更不看豆瓣的影评,什么乐视的经济压力,什么景甜的背景,什么张艺谋与好莱坞的深度合作,一概不知,就一普通观众。

能不能用一颗平常心去看电影呢?

“这女娃儿长得蛮好看的,穿着也帅。”景甜出场。
(我的旁白:你晓得景甜的背景有多深吗)

说好吧,显然与一些专业影评人的观点相左。

相关文章